新闻资讯

公司名称:蓝狮在线奶茶集团

公司地址:湖南省湘潭市蓝狮注册有限公司

公司邮箱:738052@qq.com

公司电话:主管Q738052

招商QQ: 738052

公司网址:http://www.lixunshe.com

当前位置:蓝狮在线 > 新闻资讯 > 公司新闻 >

公司新闻

职业维权人在昆明花70元分8次买8瓶饮料索赔800

作者:admin 时间:2022-05-24 06:56

  王先生称在沃尔玛超市关上店买到了8瓶过期一天的元气森林乳茶,他以每瓶8.8元的价格分8个订单支付,向超市索赔8000元遭拒。

  王先生称,他购买的这些饮料,生产日期为2021年8月13日,保质期9个月。他5月14日购买时,已经过期了。

  王先生说,自己是职业维权人。他合法购买了这些过期食品,他和超市工作人员协商后,工作人员“同意以4000元处理”,但他一直等到当天下午5时许仍没有得到答复。

  “8张小票,8000块钱。”王先生认为,按照《食品安全法》第148条的规定,沃尔玛应当向他赔偿。

  沃尔玛关上店工作人员确认,8瓶商品是在8个机台同时售出,但在该超市的食品追溯系统中没有查到王先生提供的这一批次商品。

  超市工作人员表示,如果经过市场监管部门确认超市内销售过期食品,会按照相关规定进行赔偿。目前市场监管局已介入。

  1995年,22岁的王海因购得12副假冒“索尼耳机”,起诉卖家获得赔偿,兴起我国民间打假潮,职业打假被广泛认为是推动市场公平竞争的行为。

  当然,也有不少人谴责职业打假人是“钓鱼打假”,是另类行骗、故意敲诈,浪费了司法资源。针对职业打假人的案件,部分地方法院也出现了“同案不同判”的现象。

  广东省职业打假人陈某某一年内曾向法院提出诉讼800余起,他在2021年底收到一份《民事裁定书》,认定其“以向法院起诉作为手段,利用商家恐慌心理,迫使商家妥协,多次索取商家钱财,且数量极大”,已涉嫌敲诈勒索。

  在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2019年6月发布的10起“保护营商环境”典型案例中,也提到了一起知名药企与职业打假人之间的诉讼判决。

  2015年11月13日,付某花19894元,在健之佳昆明金实小区分店购买了98瓶美国进口的“爱司盟大豆复合胶囊”。2017年5月11日,天津出入境检验检疫局针对天津某公司作出决定,认定包括“爱司盟大豆复合胶囊”在内的三款产品因不符合相关规定,产品合格评定结论失效。为此,付某以自己购买的上述产品不符合食品安全标准为由,一纸诉状将云南健之佳连锁健康药房有限公司及其下属门店告上法庭,要求退还货款并按十倍赔偿。

  然而二审经审理认为,涉案“爱司盟大豆复合胶囊”的购买时间为2015年11月13日,而2017年5月11日天津出入境检验检疫局才作出宣布失效的决定,不能得出健之佳的销售行为系明知不符合我国食品安全标准的食品而继续销售的相应结论,付某要求健之佳十倍赔偿货款的诉请不能成立。关于货款的返还问题,涉案产品因不符合食品安全标准,消费者有权要求销售者退款退货,但二者应当同时进行,因付某已不能退还所购货品,其应自行承担相应责任。据此,二审法院撤销一审判决,改判驳回付某的全部诉讼请求。

  法院认为,该职业打假人两年内提起诉讼多达29起,严重破坏了正常的经营秩序。通过案件的审理,遏制了社会恶意打假风潮,依法保护、积极倡导诚实守信的民事行为,增强了民营企业合法经营的信心,为营造良好的社会营商环境提供法治保障。

  近期,一则“女子卖150碗熟肉被举报是三无产品,法院判其承担10倍赔偿责任”的新闻登上热搜,这让职业打假人——以打假为职业,长期寻找在产品质量、包装标识、有效期限等方面存在问题的商品,进而通过索赔获利的群体——再次进入人们视野。

  记者潜入一个十几个人的微信“打假群”里,群主“红枫”正在给徒弟们直播一场在线打假:“红枫”以购买的2000元营养补品是假货为由,在某网络平台上传证据并投诉卖家,后卖家为让其撤销投诉不再纠缠,讨价还价一番后,最终转来9500元的私了费。

  “我专职打假有6年了,有私了的,也有到法院起诉的,现在每个月都能打成四五单,月入3万元没问题。”“红枫”告诉记者,不少打假圈的“大佬”比他厉害,早已赚得盆满钵满。

  食品安全法规定,消费者购得假货,除要求赔偿损失外,还可以向生产者或者经营者要求支付价款十倍或者损失三倍的赔偿金。“不少售卖假货的卖家怕被抓住尾巴,就会用钱息事宁人,如果被起诉了,打假人就可能拿到10倍的赔偿金。”“红枫”说。

  职业打假人群体特点显著。湖北省高级人民法院三级高级法官叶宇介绍,职业打假人精通法律知识或具有法律专业背景,长期游走在各类店铺,寻找假货,并全程记录商品信息,以固定证据。他们往往组成一个个团体,甚至发展成了专业的“打假公司”。

  湖北光靓律师事务所律师梁旭光说:“职业打假具备低风险、低成本、高收益的特征,部分职业打假人将该类案件大量诉至法院,有人针对某商品已经胜诉并获得赔偿,又购买该商品再次起诉。”